冰激凌、有嘛?

苦逼二战中。

晚上吃烧烤,听着别人生活一地鸡毛,但是看起来还是正常的生活,实习、锻练、该学学该玩玩。

觉得自己总在强说愁的感觉。

听cc聊了一晚上,回寝室来好压抑呀。其实心里没那么乱了,但又多了好多心疼…看起来弱弱的女孩子,心里那么强大。

评论

热度(4)